永久和平憲章二項基本理念:(一)人類永久和平、(二)地球永續發展
永久和平憲章二十八項基本主張                                                    
自由:1.自由立國 2.自由濟世 3.參政程式 4.防衛自由;
民主:5.民主立國 6.民主濟世 7.開放立法 8.開放行政 9.首長任期;
人權:10.人權立國 11.人權濟世 12.人道世界 13.國家分權 14.國際分權;
法治:15.法治立國 16.法治濟世 17.行憲保證 18.防衛和平;
立法:19.全球立法 20.國家立法; 21.地方立法;
行政:22.全球行政 23.國家行政 24.地方行政;
檢察:25.司法檢察 26.司法追訴;
審判:27.開放司法 28.開放憲法       [請看全文,參與修補有回饋]
柯林頓基金會雙重迷失:七位數的捐款給家庭融資基金。柯林頓基金會募得約2億美元(約63億元台幣),主要來自國外。
美國總統大選根本就是經費競賽,可看出美國政商腐敗是結構性、制度性的問題,當選如果不收賄要如何再選,所以選舉變成有錢人的遊戲,當選人所做的決策、所定的法規,必然有利於金主,廉政的先決條件─就是選舉的言論通路及選舉活動應該完全免費。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中共新華社發表文章稱「理想信念動搖是最危險的動搖,必將斷送黨的生命」「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險的滑坡」。
以前納粹一黨專政,以黨代法,不受國法拘束,導致二次世界大戰慘劇,今天中共一黨專政,第三次世界大戰隱約成形,嚴重威脅世界和平。唯有相同文化語言的台灣最有能力讓中國人民民主化,引領中、俄現有的行政、立法、司法、檢察首長民選。良方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泰國軍政府曾經承諾,倘若新憲法通過,即在 2017 年舉行選舉,還政於民主政府,不過根據新憲法,軍方權力大幅擴張,未來上議院 250 個席位將全由軍政府指派。
有軍人勢力介入的公投憲法不算公投,泰國的軍事政變不斷,足見軍人不得干政,軍隊一定要超出黨派。泰國根本憲法有問題,公民投票與選舉要併行,公投學瑞士,民主選舉學美國加州。讓所有民怨進入投票所替代上街頭,把一切的價值決斷於投票箱前。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秘魯首都利馬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談。雙方圍繞包括北方四島領土問題在內的和平條約締結談判展開了磋商。
俄羅斯如果不是解決問題的人,必是製造問題的人。民主國家支持台灣大憲改帶來大民主、大自由,吸引中國14億人民主化,引發共產黨民主化,中國民主化勢逼俄羅斯真民主,世界和平於焉誕生!全球民主國家應支持台灣成為亞洲民主燈塔。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馬可仕生前被稱為「獨裁者」,執政期間遭人權迫害者逾10萬,貪污將近100億美元(約3218億台幣),1986年因遭遇「人民力量」革命而下台,流亡美國。
菲律賓國父黎剎說:今日的奴隸,往往會變成明日的暴君,要相信法治不要相信人治。菲律賓憲法造成總統到市長都是暴君。菲律賓憲法崩壞,應該重新制憲,採行改良式半總統制。總統、市長等一律任期5年,6年內不得再任;行政、立法、司法、檢察首長分年分別民選。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港獨已囂張一段時間,中央有必要作出權威性的宣示並速戰速決。
香港基本法第§39條明定「國際人權兩公約的自決權,並予以實施」,香港人不要讓你的權利睡著,瑞士的公投提案只要5萬人連署就可以,以公投取代走上街頭,任何公共議題,人民均有公投自決權。否則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人民的義務。詳參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索馬利亞審計長在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指出,該國正在進行的議會選舉不可信,因為充滿買票、欺詐,恐嚇和暴力。
投票是一切國家權力正當性的惟一來源、也是基本人權的具體表現。國家應落實選舉免費,禁止組織或個人以任何勢力影響公平選舉。違反者除受刑法制裁外,檢察官有權於 24 小時內將身分地位最高、最具影響力者逮捕拘禁,移交法院追訴。詳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打破對專制獨裁的支持,實現全球民主化,促進世界永久和平」,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為有效保障人權,菲律賓亟需主權人出面重新制憲或全面憲改,採用改良式議會半總統制,行政、立法、司法、檢察首長分年分別民選。詳見《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國會應該對美中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進行更嚴格的審查.. 防止製造業大規模外包到中國「是否導致國防工業基地被掏空」的問題…
美國與中國的問題一大堆。我們主張人權天賦,人權高於政權、主權。中美動態維繫著世界的溫度(冷熱),要迎合世界和平,前提就是全球化民主,中美都需要透過大憲改、全面憲改;民富久安就是要落實民主法治,兌現民主的本質。詳見 《永久和平發展憲章》
南韓總統在下台前都會爆出腐敗貪污以及親信或親戚亂政的醜聞,迄今幾乎無一例外。根治貪腐,惟有全面憲改,落實分權制衡,四權首長分年分別民選。其次,明訂總統為一切國事行憲最終保證人,行憲保證人不因解任解職、屆滿退職、屆齡退休而免除其保證責任。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