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檢察改革』:【天賦人權第七大法則】定位「臺灣是司法檢察燈塔、憲標是程序正義羅盤」。司法檢察著眼於永久和平需要一個地球一套世界(多元共同)法,維護世界共同秩序。又基於憲法是人民的總命令,是否違憲或違法的檢察權就依法落在全體人民及檢察機關。為此,明定檢察機關或人民連署一定人數就可向憲法法院提起違憲審查。諸如,憲法有明文規定而無法律可執行,就會造成憲法空定化,讓法律高於憲法的毀憲情況。至於檢察獨立,以『美國為例』:美國50州有51種檢察制度,其中華盛頓特區檢察長兩百年來由總統指派,近年才改為民選。再以『中國為例』:人民檢察院與人民法院各自獨立。洛克:「法律的目的不是廢除或限制,而是維護和擴大自由,沒有法律就沒有自由。」食醫住行的安全與正義,更是國家政府基本中的基本義務,國家政府需為人民提出保證,而訊息正確完備,則是程序正義的前提,「程序不義,實質不論」)。

    ●『司法檢察改革之一』:法律制度包括民法、刑法等一套法律規則以及這些規則怎麼指定、怎樣執行和遵守等制度;法治與人治則是兩種對立的治國理念和原則,即國家的長治久安不應寄希望於一兩個聖主賢君,而關鍵在是否有一個良好的法律和制度,這些良好的法律還應得到切實的遵守。再次,任何一個國家的任何一個時期,都有自己的法律制度,但不一定是實行法治。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現狀名義上究竟應該被歸類為法治、法制,還是政權凌駕於法律之上,仍然存有爭議。法制在中國法學著作中,對法律制度有3種不同的見解。一是指有共同調整對象,從而相互聯繫、相互配合的若干法律規則的總和,相當於英文中的legal institutions;二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整個法律上層建構的系統,相當於英文中的legal system;三是指依法辦事的原則,即「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

    ●『司法檢察改革之二』:司法民主化是民主制度重要價值。一切司法改革,包括各種形式的審判制度,皆由司法院長參選人提出,全民投票選擇,讓司法制度與時俱進。

    ●『司法檢察改革之三』:臺灣為例現制下監察院長與監察委員並非民選,職權行使無法緊貼民意。透過民選檢察院長指揮檢察院,確保監察、彈劾、審計、刑事、軍事、行政、民事等護民、護憲之檢察權業務得與民意相關聯,以保護人民權益。以日本為例,「日本行政相談委員」係從各地德高望重,且對行政措施之改善有認知、熱誠的民間人士中,被選拔出來監督行政機關的民間人士,由總務大臣委任派用,任期2年,接受民眾投訴、解答問題及協談,做為國家與國民間之諮詢窗口及處理單位,發揮監察使(Ombudsman)的功能。日本的行政相談委員,各鄉鎮市最少配備一人,定期性或透過巡迴服務之行政諮詢所,接受當地居民的陳情申訴案件,每年並訂有行政相談週及一日合同行政相談所,民眾可選擇所需方式進行相談。請參考趙榮耀,《走向國際-監察院之國際參與、交流與紮根》,2005年,頁481-483,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

    ●『司法檢察改革之四』:以瑞典為例,開宗明義指出監察使(The Parliamentary Ombudsmen, JO)的主要任務:「確保政府及公務員遵守有關其行為的法規」。

    ●『司法檢察改革之五』:列舉檢察院檢察部職權(1)檢察部長一人,主管檢察部。檢察官隸屬檢察院下之檢察部,行使檢察權。(2)凡有法院設置之處,就設有相等位階的各級檢察院。現有的檢察署改為檢察院,諸如:最高法院檢察署,改為最高檢察院,依此類推。(3)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檢察總長)由檢察院長兼任。任期屆滿後,六年內維持待遇不變,但不得參政經商。(4)凡涉及憲法保障人權規範,或對人民行監聽、監控、搜索、扣押等行為,一旦經法院核可、撤銷之時,均應知會檢察官、以便隨時查驗一切程序是否正當與合法,違憲者,應受司法制裁。

    ●『司法檢察改革之六』:檢察院中設專職憲法護民官,有別於現行刑事訴訟檢察官,專職監督行憲保證人,保障人民在憲法及法律下的一切權益,和一般刑事案件之檢察官不同,無檢察一體原則之適用,避免政治力和司法權介入,以杜絕前檢察總長黃世銘關說洩密案類似案件再次發生。

    ●『司法檢察改革之七』:列舉檢察院護民部職權:(1)護民部設永遠站在公權力對立面的護民官,為人民律師及協助主權人(平民百姓)行使憲法保障權的監察人,同時也是代理主權人對公務機關及公職人員追訴的公訴人。(2)護民官行使護民職責,源自制憲權託付,不分晝夜,全球網路為人民提供保護;對違反職務的行憲保證人,有緊急處分權。(3)護民官行使偵查權時,不受程序法專屬管轄規範的限制;護民官有權監督、指揮治安機關或檢察官偵查,不論何時、何處、何事,護民官皆可介入監督公義之進行。(4)護民官得代理或協助人民向法院追訴任何機關的違憲違法行為,包括但不限於:冤案、假案、錯案、法律案、決議案、計劃案。

    ●『司法檢察改革之八』:參考《南非共和國憲法》§181,護民官之成立乃基於相關民主憲政之理由。

    ●『司法檢察改革之九』:檢察官是那些對社會公義感到絕望的人最後的一絲希望;檢察官隸屬檢察院,獨立於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不受行政部門控制、不面臨其他政治壓力、政權干涉,堅守為人民打擊不法。檢察官得指令一切公職人員行使偵查。

    ●『司法檢察改革之十』:檢察院:(1)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監督一切正當法律程序;行使監察、彈劾、審計權;刑事、軍事、民事之檢察與追訴;與民事之審判監督;以及護民檢察工作的施行。(2)檢察部:檢察部設司法檢察官(簡稱:檢察官),實施偵查、提起與實行公訴、指揮刑事裁判的執行等。檢察權之行使,採兼容並蓄的合議制及層級制。(3)護民部:護民部設護民檢察官(簡稱:護民官)。①護民官為人民律師,協助平民百姓行使憲法及法律保障的法益。②護民官為人民對公務機關及公職人員追訴的公訴代理人。護民官不得對人民提告、追訴。③護民官行使偵查權時,不受程序法專屬管轄規範的限制。護民官有權監督、指揮治安機關或一般檢察官偵查,並具有一切行憲保證人的積極績效考核權。④護民官隨時且不限轄區皆可介入監督公義事務之進行。(4)審計部:審計部設審計檢察官(簡稱:審計官)。①審計部代表人民利益依憲依法審核各級政府機關之財務收支、考核財務效能、審定決算、稽察財務運作、核定財務責任等。②審計官職務上發現違失,經一定程序後得行使追訴權。(5)彈劾部:彈劾部設彈劾檢察官(簡稱:彈劾官)。①負責行政、立法、司法、檢察等各級公職人員的彈劾。若無正當理由,凡違背參選政見及/或就職誓詞之行為者,提出彈劾。②凡背叛治權境內公共利益之機關組織或政黨,彈劾官得直接向相關法院追訴,訴請終止其公權力或改組解散其機關組織。(6)檢察院及其所屬檢察部、護民部、審計部、彈劾部之組織,以法律定之。

    ●『司法檢察改革之十一』:可以透過選票選擇,檢驗檢察制度;檢察總長卸任後不得參政經商,避免任內官商勾結,為往後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