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立法標準』:鑒於立法是憲政國家的核心,憲標的立法制度乃是無當代缺點的矩陣式委員會準內閣制,形成三黨政治,消除當今全球的立法痼疾,創建無限優點。透過選舉制度的創設,滿足票票等值、去蕪存菁,瓦解一黨獨佔,獨裁腐化;兩黨寡占/分贓、多黨混亂/議事空轉。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一』:本憲立法標準遵循「國會設一票單選三人當選制衡均權機制-矩陣式委員會中心主義制」。鑑於國家立法程式有:院會中心主義制、委員會中心主義制、改良式委員會中心主義制,本會特將其優缺點全面分析比較。發現優劣參半,為此,本憲矢志改造法治世界,舉其犖犖大者:(1)沒有人類已知的立法缺點。(2)立法效率效果全球未有,而且優點多到無從細數。(3)制度性保障第三勢力並存,發揮鯰魚效應,消弭兩黨迂腐寡占;又有防堵社會國家分裂,以免一黨叛變亡國,遺害還在承受的教訓。(4)每年改選1/4國會議員,反應民意、吸收民怨、落實民權;讓人民理性上投票所,取代抗爭上街頭,削減反改革者擾亂社會的機會。(5)禁止與其他選舉同時舉辦,並強制投票,以利集中全民意志關注國事,是最大化最有效的全民教育,並防堵不良政團乘虛暗渡陳倉。(6)據霍桑科學實驗,全國菁英浮現,有利全民檢驗,有利戰略決策。(7)開啓永久和平發展體制、開創全球立法競合典範。(8)配合地方立法,師法美國數百年經驗,民代兩年全面改選,確保基層社區民意直達國會與國際,沒有民意被放棄。(9)改造乾坤,確立一個地球一套法,確保人的尊嚴、自由、民主、法治、人權、主權不落後他國一天。本憲採「消減法」,即天下萬法歸一,人民得擇優直接援用,消除惡黨惡政惡法;而現行全球採用的「任擇法」,即由掌權者任意抉擇再轉化為國內法後才生效,人民不得直接援用良法善政,形同掌權者永久性的工具。(10)十二個委員會委員長民選,得兼部長-總理,形同部長民選,等同十二個影子政府,偏激意識形態很難存在。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二』:憲標設計的立法制度將可發展出最能與時俱進之多元政府的立法法以及改良式委員制,可以參考參考狄驥,《憲法思想之理論基礎》。本憲揭示天機的最核心價值,國會採改良式委員會中心主義制,由全國12個常設委員會(12*12=144人)及分布在12個常設委員會的特設委員會,分別由〈世代政務委員會12人、萬國萬法委員會12人、國際法委員會12人〉所組成(12*3=36人),共180人形成有機的矩陣式協力制衡體制,宛如12個全能性-全國性-全球性行政、萬國萬法及國際法的準政府/影子內閣/12個立法院或12個國會,立法更具有彈性大、適應力強和應變能力廣的特性,每年局部改選重新納入時空局勢,年年創新時勢、事事引領時代,永久和平與永續發展的必要條件就是針對永久和平要有獨創性、原創性、目的性的制度配合建構(參見康德論永久和平)。其他哲理法理參見〈哲學家看永久和平憲章〉永久和平發展協會出版‧澳洲哲學教授Andrew主編。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三』:憲標遵守法律應符合「自然、正義、道德」及「自由、民主、人權」,不得牴觸世界(共同)法、絕對法、國際公法、憲法。法律應符合明確性原則:(1)對於法律構成要件,須非難以理解;(2)對於法律規範效果,具有預見可能性;(3)對於法律事後救濟,具有審查可能性。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四』:國家立法應符合規範二萬多項國際標準(ISO)的「滾動式改造」,再透過「標準化整合」永久和平與永續發展的立法立憲標準:(1)立法修補萬法:國會應制定完善的一個地球,一套法律體系,引領法治大文明,推進永久和平的立法基準法。(2)立法基本天職:①立法典範:國家是世界公民參與全球競合立法聖地,人人都是立法天使、終身民意代表,都扛著人類永久和平的天條天職。國會應有象徵「世界法」誕生聖地之建置。②民代責任:世界法是立國精神、是憲法靈魂。只要地球上還有一個人,還生活在專制獨裁的惡法壓迫中,身負世界立法天職天使的國家人,就有幫助其立法的天命和使命。③公職責任:地球是我們的家園、人類是我們的家人,任何公職人員都有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義務,都有拯救一條違反普世價值的律令,就是拯救世界和平的天職。④國際責任:堅持一個地球一套法律,貫徹過去萬國萬法的優點都流入國家,未來萬國萬法的優點都從國家流出,共構一套人類可恆久操作的法制體系,以臻永久和平。國家應編列妥適預算,向世界行銷國家和平發展的必要性。⑤國家大政方針應領先示範「聯合國全球治理委員會」所擘劃未來人類大文明的目標與理想。率先實踐永久和平國會聯盟,媲美聯合國大會民主委員會,創設聯合國議會大會議員,共同發揚聯合國理想與價值。(3)立法基本信仰:立法應遵循人權主義、憲法主義、國際法主義、世界(多元共同)法主義。(4)立法基本程式:法律應具備明確性、全球一致性、完備性、可預測性,透過滾動式的改造,進行標準化的整合,確保法與時俱進,品質與國力持續提升。(5)立法基本多數:除選舉、修憲外,任何法案、政策,為求和平穩定,不得以脆弱動盪的多數決定,必須經60%以上成員同意,始生效力。(6)立法選擇制度:當有各國制度或各種版本可供選擇時,應以最符合人性天性、普世價值、永久和平及人類大同的「廣納式制度」(inclusive)優先採行;並以「榨取式制度」(extractive)最優先淘汰。(7)立法機關應加入國際標準組織ISO及其相關的委員會,制定符合國際標準ISO的立法標準法,向世界做出貢獻。(8)立法標準法由法律定之,經合憲審查通過後公告之。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五』:國會必須建立完整的全球法規網路資料庫,讓網際網路有智慧、能思考,讓我們人類比較全球法規優劣,以增加智慧、發現真理、兌現價值,建構一個地球一套各國可恆久運作的和平法制體系,以謀成為ISO憲法標準,甚至於最終成為國際條約法公約§64新絕對法(強制法)的出現。

●『永久和平立法標準之六』:聯合國議會大會(United Nations Parliamentary Assembly,UNPA)為聯合國體系所建議之設立機構。該構想是主張開放讓成員國的國會議員投入選舉,全球人民直接選出聯合國議會的成員。該構想早在1920年代建立國際聯盟時就已產生,2009年2月,此構想重新獲得來自全球90多個國家600多位議會成員的支持,贊成者提出了幾種聯合國議會大會的實施方案,包括:頒布新的協議,創建大會為聯合國大會的分支機構,並在國際議會聯盟或另一個非國家組織之間逐步推廣聯合國議會大會。上述部分議案建議按聯合國成員國的人口和經濟實力的不同比例來分配選舉票數。創建UNPA運動,最初只是提倡賦予UNPA建議權,之後再逐漸增加它在聯合國中的權力。聯合國大會民主委員會在其報告《提高國際民主》中也提到,可以根據《聯合國憲章》§22或者採取改革各國議會聯合會的方式去建立聯合國議會大會。2006年,歐洲理事會通過一項決議指出「具備聯合國大會議會的協商職能的實驗性議會機構,其建立是提高聯合國議會規格的決定性舉措。」Also see Bummel, Andreas (May 2005),Developing International Democracy,Committee for a Democratic UN. Retrieved on 7 December 2007。根據以上資料,國家若能創設聯合國議會大會議員,或發展相關機制,勢必能將國家納入國際社會與聯合國內,確保國家國際空間。

「各國『全球法治一體-立法權競合』規範」對比《憲標》(見表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