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自我救濟」:參照洛克《政府論》(222節)。進而言之,國際法或天地萬法的終極目的都是在保護每一個人。本憲自不例外,確保無人凌駕於法律之上、無人不受法律之保護(憲標§26):確保公義有求必應,大法官半數來自五大洲不同國家(憲標§27);…等;在歷史洪流中,使揭示天機的憲標成為值得普遍信賴與追求的「人類的最後體制、人生的終極歸宿」(憲標貢獻7)。『排除違憲』參照《德國基本法》§20.4:「凡排除違憲,如別無其他救濟方法,任何德國人皆有反抗權。」又《德國基本法》§93.1.4.1:「關於任何人主張其基本權利或其依§20.44、§33、§38、§101、§103及§104所享之權利遭公權力侵害而所提起之憲法聲請。」為人民的權利設想,當權利受到侵害,人民可提出違憲之訴願。參見《德國基本法》§79規定§20條抵抗權不得修改,被公認為帝王條款。在顯有違法之決議或命令發生時,人人應有勇氣拒絕,任何官員應有勇氣拒絕執行業務,以免侵害人民。請參考《烏克蘭憲法》§60:「1.任何人皆無義務執行顯然犯罪之決議及命令。2.提供或執行該顯然違法之決議或命令應負法律上責任。

    ●「人民自我救濟之一」:立法轉型正義:(1)立法轉型正義、永續轉型,永無止境。(2)對違反自然、公義、道德、人權或國際法原則而制定的不義法律或命令的造端者,均得溯及既往。(3)一切正義始於程序、終於程序。脫離國境之重大罪犯,追訴時效應中止,入境後再重新起算。(4)凡受到公權力迫害的組織或個人,均有追訴、平反、索賠權利。(5)凡違犯國際反貪腐公約、或國內貪污瀆職、或政治獻金等貪瀆罪責者,不論是行賄者或受賄者,凡率先自首者,得免除刑責。行賄自首者,並得索回半數賄款金額;受賄自首者,應將所得全數繳入國庫;告發者,應取得過半數賄款。轉型正義獎勵辦法,以法律定之。(6)凡對政府機關或公眾事業具有實質影響力,利用大眾資金並掌控之機會,從中牟取私利者,大眾均有追訴權、受害者皆有索賠權。(7)軍公教人員對轉型正義有消除立即明顯危害及/或消除不義做出貢獻者,至少應連升三級。(8)實現轉型正義,冤案應予重審。究責轉型正義,不受時效限制。(9)不論過去、現在或未來,轉型正義,永無止息。轉型正義與還原歷史的實踐沒有終點,永遠是一個進行式。(10)轉型正義以他國為借鑑藍本,並以法律補充之。

    ●「人民自我救濟之二」:明定轉型正義持續進行,確保轉型正義議題持續檢討。過去人民若受到不公不義的對待,究責無期限限制,國家永遠正視任何冤屈。梁晨,〈永遠在路上的德國轉型正義〉,《天下雜誌》,2013年5月17日;轉型正義與還原歷史的實踐不會有終點,它是一個進行式,永遠在路上。

    ●「人民自我救濟之三」:維護人民行使違憲抵抗權,沒有罰則的法律不是法律,因為人民可以違法亂紀;沒有抵抗權的憲法不是憲法,因為國家可以違憲濫權:(1)我們承認沒有罰則的法律不是法律、沒有抵抗權的憲法不是憲法。當公權力違憲、違反永久和平原則或一個地球一套憲法基準體系或自由民主憲法秩序時,如別無其他救濟方法,普世人人皆有權反抗之。(2)依紐倫堡國際法庭和東京國際法庭審判規定,當維護基本人道價值觀的國際法規與國內法相牴觸時,個人都必須違背國家法律,行使不合作權或抵抗權。(3)當維護國際絕對法,包括:聯合國憲章§2.4禁止使用威脅或武力;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危害人類罪相關公約;人口販賣相關公約;禁止種族歧視相關公約;聯合國憲章序言;禁止酷刑公約;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減少無國籍狀態公約,個人都必須違背國家法律,行使不合作權或抵抗權。(4)軍人為捍衛自由民主的憲法秩序,不論在前線或後方、接戰或備戰,對背叛者或指揮投降者得行使抵抗權。因此捍衛自由民主主權者,至少應連升三級,身後應恭奉國家忠烈祠。(5)永久和平憲法--是人民固有的絕對法,任何法律與之抵觸皆屬無效。(6)人民依憲行使抵抗權、不服從權、不合作權產生的後果,政府無權以低於憲法位階的法律來追訴人民。

    ●「人民自我救濟之四」:權利救濟:(1)對從事排除國際公法或自由民主憲法秩序者,如別無其他救濟方法,普世人人皆有抵抗權、不服從權、不合作權。(2)追訴政府違反和平罪、危害人類罪、屠殺罪、戰爭罪,無時效與無管轄限制。(3)任何人皆無義務執行顯然犯罪之法律或命令。提供或執行該顯然違法之法律或命令者,應負法律上責任。(4)除法院判決確定外,任何法令對生命、健康、財產造成無可回復之威脅時,人人皆有不服從權、緊急自衛權。惟在保家衛國對外交戰中,得以法律另定之。(5)人民行使憲法保障之和平遊行、示威,若政府執意暴力驅散民眾,人民得舉牌警告政府「違憲」,如別無其他救濟方法,人民得行使不合作權,以和平方式拒絕配合。(6)在我國,萬國萬法皆可比附援用,不承認「惡法亦法」。惡法惡政是人類永久和平發展的最大障礙。(7)援用任何國際法、憲法、法律、規章或國際標準,均不得有人受害或受損。因公共利益需要受到損害,應優惠補償。

    ●「人民自我救濟之五」:保障人民除非戰爭的特殊時期外,一般和平時期國家影響或侵害人民時,只能以法院判決為之,必須依法審判;若國家施加無可回復之威脅於人民身上時,本憲保障人民在法律判決外有不服從或緊急自衛權利,確保人民抵抗非法暴政。

    ●「人民自我救濟之六」: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判決太陽花學運參與者全部無罪即以「公民不服從」為理由,茲說明其構成要件包括:(1) 抗議對象是與政府或與公眾事務有關的重大違法或不義行為;(2) 須基於關切公共利益或公眾事務的目的;(3) 抗議行為須與抗議對象間具有可得認識的關聯性;(4) 須為公開及非暴力行為;(5) 須符合適當性原則,即抗議手段須有助於訴求目的的達成;(6) 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也就是沒有其他合法、有效的替代手段可以使用;(7) 要符合狹義比例原則,也就是抗議行動所造成的危害,須小於訴求目的所帶來的利益,且侷限於最小可能的限度。

    ●「人民自我救濟之七」:「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通常被認為是人民基於道德良心之動機,為促使法律、政策或社會弊端變更為目的,以公開、非暴力之方式來違抗法律的行為。由於它在法治國家中,遠比叛亂、政變和革命更能在法律體系的安定性下,取得改變國家不正義法律的力量,從而當代法學家如羅爾斯(John Rawls)、德沃金(Ronald Dworkin)、拉茲(Joseph Raz)乃普遍承認「公民不服從」乃是一種基於人民訴諸良心的道德權利。

    ●「人民自我救濟之八」:參與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人民可以抵抗與反對不民主的制度與法律。沒有公開,就沒有公正。沒有罰則的法律,不是法律;沒有抵抗權的憲法,不是憲法。一流國家依憲行政,二流國家依法行政,三流國家依黨行政。檢察多元,人民護憲,人民手機監管行憲保證人,隨時監控公理公義。國家是道德正義的總體,公職人員是道德正義的分身,行憲保證人不因解任解職、任期屆滿退職、屆齡退休而免除其保證責任。

    ●「人民自我救濟之九」:現代民主國家的公民,有權「抵抗」國家的違憲濫權,諸如大法官釋字第574號許玉秀大法官部分協同意見書所示,「國家權力運作偏離權力基礎時,也就是反噬權力來源時,權力來源可以收回權力,這也就是人民的抵抗權」,亦即人民「抗暴」是憲法上權利。

    ●「人民自我救濟之十」:請參考〈1974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口號〉:「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一種義務」;再請參考〈美國獨立宣言〉:「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人類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成立國家,因此國家的正當權力,必須經由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當任何形式的國家對此一目標產生妨礙之際,人民有權改變它或推翻它,以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家;此一國家奠基的原則、組織權力的方式,應以讓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可能獲得他們的安全和幸福為準繩。」

    ●「人民自我救濟之十一」:憲法明定人民有積極抵抗之權利。人人可上街集會表達意見,行使憲法保障之「言論自由」與「集會自由」。請你參見黃帝穎,〈苗栗縣使用另一部憲法?〉,《自由時報》,2013年8月16日。明文規範國家機關之行為,人民不受「惡法亦法」之侵害。在自然法條款的指引下,我們不承認「惡法亦法」,有惡法就有惡政,必須杜絕依惡法行惡政。我們主張缺乏「法愛」、「大愛」或「博愛」之法不是法,更不認同專制思維、封建思想或既得利益者的「惡法亦法」說。否則1945年11月20日起,在德國紐倫堡超過5,000人被控有罪,800餘人被判死刑的文武官員,都可以依法行政(惡法亦法)為藉口而脫罪。資料來源:林佳和,〈澄社評論-依惡法行惡政〉,《自由時報》網站,2013年8月30日。

    ●「人民自我救濟之十二」:不合作權在許多非暴力抗議運動中都有使用,包括英國等地發生的爭取婦女投票權運動、印度聖雄甘地之不合作運動、大英帝國獨立運動、美國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蒙哥馬利公車杯葛事件、南非抗議種族隔離運動、西德的萊比錫週一示威、美國的佔領華爾街以及香港的雨傘革命等等,都經常被列為是歷史上「公民不服從」運動的著名案例。在世界範圍內的各種和平運動中,其中最早獲得重大成功的是埃及人反對英國占領的1919年埃及革命。

    ●「人民自我救濟之十三」:確保自由民主憲法秩序,人民可以抵抗「排除自由民主憲法秩序」的行為或事務。諸如:抗稅,即不得事後追加滯納金或罰款;罷教、罷工、罷駛等均不得要求追補損失。

    ●「人民自我救濟之十四」:「各國憲法救濟的『反抗/不合作權』規範」對比《憲標》,詳見官網《永久和平憲法標準》附件表格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