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27.國家司法大同:永久和平憲法法院,大法官半數不同國籍,分由立法-行政-司法-檢察首長提名。(§7.3)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7.3

第七條  永久和平司法大同

第三項(憲法法院〜憲政大同,超國家憲法法院之組織、權責)

(一)超國家憲法法院設大法官十八人,準大法官一人(由民選司法院長出任)。大法官九人為本國籍,任期八年,不分屆次,個別計算;除得參選司法院長、副院長外,任期屆滿四年內,不得再任[i];其餘九人來自不同國籍族裔之民主國家法學碩彥。外國籍大法官為終身職[ii]。大法官享有豁免權。

(二)超國家憲法法院大法官皆經國會同意後任命之[iii]:5人由總統分年提名,其中3人為外國籍;5人由總理分年提名,其中2人為外國籍;4人由司法院長分年提名,其中2人為外國籍;4人由檢察院長分年提名,其中2人為外國籍[iv]

(三)超國家憲法法院主掌下列事項:

1.法院違憲審查之終審法院。

2.解釋國際法/世界法。

3.解釋憲法。

4.政黨違憲之解散。

5.審理總統、總理、檢察院長、司法院長彈劾案。

6.其他法定事項[v]

(四)超國家憲法法院審判下列案件:

1.遇有國際間或最高機關或其他關係人之權利義務範圍發生爭議時,請求解釋憲法[vi]之案件。

2.關於國際法或各國法律與本憲在形式上及實質上有無牴觸或發生歧見或疑義時,經國務院、地方政府或全體國會議員1/4以上請求受理之案件[vii]

3.關於中央與地方之權利義務,尤其是關於各地方執行中央法律及中央對各地方行使監督,發生歧見之案件[viii]

4.關於中央與各地方間、地方與地方間、或一地方內其他公法上爭議,無其他法律途徑可資依循之案件[ix]

5.關於任何人聲請其基本權利、或其依人民抵抗權、公民權利和義務、行憲保證人員職權、公務員依據公法服務效忠、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法院聽證權及保障自由所享之權利遭公權力損害所提起違憲之訴願[x]

6.鄉鎮及跨鄉鎮由於自治權遭法律損害而提起違憲之訴訟[xi]

(五)超國家憲法法院之組織與程式,以法律定之。

 

[i]半數大法官由先進國家專才組成,讓他們將最新思維、學說帶到臺灣,可保障你我的人權標準與其他先進國家同步。

[ii]為讓司法判決與國際接軌,超國家憲法法院大法官半數外籍,你我就是公義導師,司法公義有求必應。臺灣司法裁決紛爭世界最權威,催生臺灣成為司法典範。

[iii]參考《法國憲法》§56:「憲法委員會成員9名,任期9年,不得連任。憲法委員會成員每3年改任1/3。憲法委員會成員中,3人由總統任命,3人由國民議會議長任命,3人由參議院議長任命。」

[iv]打破原先我國大法官全由總統提名的局面,透過不同任命管道,大法官得以為人民捍衛憲法。

[v]現行體制下,行政院長、檢察總長、司法院長全由總統任命,這些不需你我授權的首長,處理公務時,會把你我權益放在第一優先嗎?連憲政仲裁者(大法官)也是總統任命,這樣的制衡機制,徒具形式,我們要打破上述的現象,違憲案、彈劾案的審查,法院分層負責,因此重要事項和法定事項皆由超國家憲法法院把關。

[vi]超國家憲法法院解釋本憲或是任何憲政爭議,達到定分止爭的效能。

[vii]官員或民意代表有責任為你我處理政治或法律上可能衍生之爭議。

[viii]民主政治之根基在地方政治,中央與地方若產生爭議,必須有人為你我處理,明定中央地方權限爭議需由超國家憲法法院解釋。或參考《德國基本法》§93:「1.聯邦憲法法院審理…3.聯邦法律規定應由聯邦憲法法院審理之其他案件。」

[ix]中央與地方關係或地方之間產生任何爭議,應有解決爭端之管道。因此明定中央與各地方間、地方與地方間、或一地方內之爭議無其它法律解決途徑之情形,必須交由超國家憲法法院為你我服務。

[x]參考《德國基本法》§93.1.4.1:「關於任何人主張其基本權利或其依第20條第4款、第33條、第38條、第101條、第103條及第104條所享之權利遭公權力侵害而所提起之憲法聲請。」為你我的權利設想,當權利受到侵害,你我可提出違憲之訴願。

[xi]超國家憲法法院透過違憲審查,保障地方國家自治權與人民權益不受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