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22.國會組織大同:改良式委員會中心主義制創造沒有各國的缺點、優點各國都沒有的國會典範。(§5.3)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5.3

第五條  永久和平立法大同

第三項(國會組織〜改良式委員制[1]人數選制,落實委員會中心主義[2])

(一)改良式委員制[3]國會分設12個全國與全球社會連帶關係專業委員會(以下稱「專業委員會」)[4],各委員會置委員12人,其中一人為委員長,由代表其所屬政團(團員12人分布12個委員會)參選產生之[5]。合計常設國會議員共144人,任期4年[6],每年改選1/4政團 (參考【附件圖1:改良式委員制示意圖】)。

(二)各委員會特設世代發展永續化議員一人(由民選總統合併選出)、國際法國內法化議員一人(由民選司法院長合併選出)、萬國萬法國內法化議員一人(由民選檢察院長合併選出),共36人,任期與提名人相同[7],提名人因故去職或補選,特設議員任期不受影響。因此,國會議員總數[8]:共180人,每一專業委員會15人。

(三)國會議員選舉,分工不分區[9]、分團不分黨,合併一票單選制[10]。國會對應內閣設12個委員會,委員長民選。

(四)委員長出缺時,其人選由所屬政團其餘11位委員提名,經該專業委員會同意出任之。補缺之委員長不可出任總理或部長。相關補選辦法另以法律定之。

(五)國會改選前五十天為休會期,選後十天內開議,確保提升國際競爭力及更民主、真民主,改革普遍民主弊端[11],立委年年接受民意檢驗[12],國會每年改選1/4[13]。為聚焦全局,除公民投票、地方選舉外,不得與其他中央級選舉同時舉辦[14]

(六)各參政團成員不得由同一性別組成,亦不得缺少原住民族[15]

(七)國會議員須年滿40歲,並且在臺灣住滿30年[16]

(八)國會之組織,由法律定之。

 

[1]永久和平發展協會累積40多年的比較政府與憲政研究成果,主張改良式委員制配合改良式半總統制,是缺點最少、優點最多,也是最值得信賴的政府體制。在極權主義的批評者中,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是卡爾·波普爾(Karl Popper)。他在《開放社會及其敵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一書中提倡開放社會的概念,主張在這個概念中,政府能以不流血的方式達成改變的目的。他認為:由於人類累積知識的進程是無法預料的,因此,理想政府的理論是不可能存在的。政治制度必須是能夠變通的,以使政府的政策能隨著社會的需求而調整適應;尤其是應該鼓勵多元主義和多元文化政策

[2]「改良式委員制國會」是一個矩陣式的協商制衡有機體,透過12個專業委員會提升原有委員會之地位。國會裡有12個立法專業委員會,深化委員會中心主義。這種地球村分工國會要實踐法治真理的標準,就是兌現資源分配的價值和效用,建立「法治世界」;立法平衡、綜合不同價值判斷(包括「不可調和的調和、矛盾的結合、對立的綜合」,以制定社會可接受的、有效的法律),建立超國家層次、國家層次、次國家層次的地球村大法治。

[3]改良式委員制國會沒有目前普世國會致命缺點,諸如政黨惡性競爭導致國家破產、只顧紅白帖應酬以致疏於問政、國會變成利益分贓交換所等,對應全球化大時代,改良式委員制國會的優點不勝枚舉。

[4]「委員會」相對領導人「委員長」(原委員會召委):由於科技的飛速發展,人口和環境帶來的衝擊,人們態度和社會價值觀的改變以及國際事務所帶來的需求,大量問題浮上檯面;傳統的立法組織連聽問題的時間都沒有,更不用談處理問題、解決問題。為處理浩瀚無窮的國際法規以及典範轉移,以適應地球村垂直水平的分工,以及全球化瞬息萬變的環境,配合「改良式半總統制」,國會對應行政院12個部會,設立12個委員會,再將12個委員會地位提升。委員會設委員長,各委員長組12人參政團(跨12個委員會,各有一人),由委員長代表其參政團參選,任期4年,任期中每年改選3個團(1/4),選舉採全國分工不分區,合併一票單選制。委員長可兼任總理或部長。任一位議員所提議案都會受到12個委員會審議,超脫全世界各國國會缺點;立法效力與效能,至少增加12倍。

[5] 最能適應環境變遷、與時俱進的多元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改良式委員制國會按社會功能別分為12個委員會,各具「分工的社會連帶關係」-即人們有不同的能力和需要,必須通過相互交換服務以滿足這些需要;政府則按功能別分為12部,各具「同求的社會連帶關係」-即人們有共同需要,只能通過共同生活以滿足這種需要。上述這種種「矩陣式」的連帶關係,必然需要透過國會及政府來調和。參見狄驥Duguit,《憲法思想之理論基礎》。

[6] 分拆12個專業委員會,等於有12個功能不同的立法院為你我服務,針對不同的事務審議,並解決預算相互排擠問題,不會造成財政失衡、國庫破產。落實自律、專業、委員會中心主義,具體有效強化各專業委員會的功能。

[7] 除了常設國會議員,透過直選的總統、司法院長、檢察院長所提名的特設國會議員,一則推動其參選政見;二則將不同立法意見傳達到國會;三則監督法律是否牴觸世代永續發展、是否牴觸國際法、是否引進萬國萬法。屆期皆與提名人相同。提名人因故去職或補選,特設議員任期不受影響。

[8] 「國會議員總數」共180人,平均每一委員會15人,出席2/3計10人才能開會,不像現在委員會5人就成會,3人同意就能成案,等到會期即將結束前1、2天清倉,一夜通過上百法案,這樣的立法品質,在全球化的競爭中,人民當然要陪葬。

[9] 所謂「分工不分區選舉」,即功能性選舉,亦即全國不分區,國會分成12個專業委員會,對應行政部門區分為12部會之功能別,分別選舉之。12個專業委員會都是為人民權益而服務。

[10] 將一群候選人或一群參選之政團合併在一張選票上,選民只能就其中之一人或政團代表人擇一圈選之。國會對應內閣設12個委員會,委員長民選,例如:每年改選3組(1/4) 委員長,每組委員長假設有3組人競選,參選總數為9人合併在一張選票中,選民只能選其中一人,此即為「合併一票單選制」;合併一票單選制可避免大黨「整碗捧去」,即使非主要兩大政黨參選,也讓第三勢力有參政的機會,不讓兩大黨壟斷臺灣政治空間。

[11] 兩兆元預算都是人民稅金,立院要3天審完。國家財政赤字嚴重,立法院竟要在最後的3天院會時間,趕工審完兩兆元預算,平均一分鐘決定10億元預算流向,且朝野協商過程不透明,如何替人民把關納稅錢?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與學者呼籲,應公開轉播朝野協商狀況,並依法錄音錄影;然而原本應該由112名立委監督的兩兆預算,最後卻由幾名黨團幹部,在數小時內拍板,平均下來一個人掌握近兩千億預算的審查權,這裡面包藏多少貪腐的天文數字?這種立法品質,數十年如一日,不改有救嗎?參考蘇芳禾,〈兩兆預算,立院要三天審完〉,《自由時報》,2014年1月10日。

[12] 盧梭表示,人民只有在選代表的時候是自由的,代表產生以後,他們就不自由了;固然我們可以用罷免(recall)、創制(initiate)、複決(referendum)等方式來控制代表,惟效果終究有限,無法改變權利被架空的事實。但若透過「期中改選」這個「發明」,則既能吸納新民意,又能讓好政策延續。

[13] 「國會每年改選1/4」最能貼近民意,政治人物也不致為了討好特定選民而亂開空頭支票,加重國庫開支負擔。這項時空分權是本原則最核心的制度設計之一。國會每年改選1/4的優勢在於直接消弭一黨獨裁,每年新民意直接進入國會,達成法規、政策與時俱進的效果。3組委員長的參政團參選,容易透過制度形成第三制衡勢力。限制選民一次只能從3組裡面選一組,一黨要跨兩個組(2/3)難度很高,如此就形成多元政治的價值。這是著眼於臺灣目前統、獨、維持現狀的政治意識形態皆有一定比例。歷來統、獨鬥爭,導致臺灣政治現況混亂,一黨造反會使國家分裂滅亡,兩黨合作又會坐地分贓,而多元政治則是歐洲文明的主要推動力量。因此,臺灣不適合兩黨政治的事實淺顯易見,必須要透過每年改選1/4議員(3組政團),構成「分工」的國際化國會連帶關係、以及「同求」的全球化國會連帶關係,來適應複雜的全球環境變遷,放棄過時的單一國會或雙國會制的陳腐思維,讓臺灣立法效率成為世界第一。關於「同求」意涵,參考張訓嘉(2011),〈狄驥-法國社會實證主義法學大師〉,《月旦法學雜誌》。

[14] 政客只怕你我的選票,不怕傷天害理。諸如:私自撥用貪汙救災工程款的縣市首長比比皆是,也無終止的跡象,因為需要綁選舉樁腳,以謀未來發展。政黨也需要這樣的縣市首長做樁腳,惡性循環結果,國家不爛也難。全世界五十五個半總統制國家中,只有羅馬尼亞、納米比亞,以及秘魯等三個國家為合併選舉,其他國家包括法國在內皆分開選舉。這些國家為什麼分開選舉,難道他們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嗎?

[15] 不同性別、族群的參政權應受到立法保護。依據本憲§4.2.1國際法凌駕於國內法之上,直接對臺灣人民發生權利與義務的原則,原住民族之權利受《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完整保護。

[16] 主要目的在於消弭政治世家、財閥等惡勢力世襲,並保障立法品質,嚴謹規範國會議員資格,讓居住於臺灣達一定時間,真正了解臺灣的人為你我服務,貧富階級才有機會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