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17.國家信仰大同:國家信條----人權主義、憲法主義、國際法主義、世界(多元共同)法主義。(§4.1)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4.1

第四條  永久和平法治大同[1]

第一項 (法治大同〜人是萬國萬法、一個地球一套法律的主體)

(一)「人權主義、憲法主義、國際法主義[2]、世界法(含自然法)主義」是國家不可變更、不得免除的義務。

(二)國家最緊急的義務是建構一個地球一套法律的體系,符合自然、道德、正義等要求,建置在一套人類可恆久運作的系統之中,直接對人民發生效力。

(三)臺灣全球化是人民最神聖的權利。人人經由地球村連帶關係[3],成為萬法歸一的「世界共同法」或「世界法」之權利主體,引領「法治國家」[4]邁向「法治世界」[5],進入人類大同的全球臺灣化境界。

(四)我們臺灣人民承認「人是萬法的主體」[6]、「地球村法治大同」是人類的共同目標。國家接納世界一切善良法律規約,透過法治世界程式[7]來改進資源分配,實現人人共享的和平、發展、幸福和博愛。

(五)國家應建立全面昇華全民尊嚴與價值的全球法規資料庫[8],年年更新、翻譯成本國語言,並應完整編排成人人可查詢比附援用的有效資料,領先全球實踐一個地球一套法律的永久和平發展體系。

(六)引領全球法治、落實國際法的立憲立法化[9]、共構臺灣活的憲法法典[10]、全球行動中的《世界法》;國家應不斷更新國際法規全書[11]、世界憲法及其釋憲文、萬國民刑法典、最先進的食品法典、藥品法典等一切萬法資料庫[12]。(接§5.2.14、§8.7.1)。

(七)國家應示範典範轉移,參照海牙國際私法會議[13]組織,建立以逐漸統一憲法標準為目的國際間組織,並且至少每年召開一次「地球村憲政會議」。

(八)實踐地球村法治大同。國家有義務將改進權力分配、資源分配、示範消滅貧窮等修補憲法的經驗[14],推廣到全球各個角落,實踐典範轉移境外,向世界提出貢獻[15]

(九)任何法規,必須在公共媒體上公佈,並保存電子檔案以供隨時查閱;未經公佈或無法即時查閱之法規,不得適用於當時各該當事人。因公務機關行憲保證人之懈怠,致未將萬國善制良法公佈於公共媒體者,人民/國家有權追訴之。

 

[1] 法治是一個法律原則,是指在一個社會中,法律代表著最高的規則,具有凌駕一切其他社會規範的地位,不得輕慢。所謂「凌駕一切」,指的是任何人,包括統治機構、法律制訂者和執行者,都必須無條件遵守,沒有任何人或機構可以凌駕法律,而政府的行為必須是經過法律授權或許可的。這些法律本身是經過特定的立法程序而產生,以確保其符合人民的集體意願。法治具有狹義及廣義兩種意涵;狹義的法治認為法治本身並不包含“正義”的本體,而是為人類提供一個尋求正義的法律框架和程序,進而依據法律治理萬事萬物;廣義的法治則擴展了狹義的法治意涵,將保障人權及自由等基於法治的個人實質權利包括在內。

[2]依凱爾森「法與國家的一般理論」的見解,既然國際法的演化可能導致一個「世界國家」的建立,則捷足先登者自然有可能建立成為一個「世界首都」,而這正是本憲主張臺灣人民現階段應當大破大立,戮力以赴的目標。

[3]宇宙中存在著一個永恆不變的事實,即任何國家或個人,由於都生活在人類社會中,因此必須建立彼此之間各種通路的連帶關係,包括:①同求的連帶關係,即人類有共同需要,只能通過共同生活來加以滿足;②分工的連帶關係,即人類各有不同的能力和需要,必須通過相互交換服務來滿足這些需要。參考法國法學家狄驥(Léon Duguit)闡述之「憲法思想的理論基礎」。

[4]凱爾森(Kelsen)指出,國家或國家形式的分類,亦即憲法的分類,如果是以憲法規定法律秩序如何創立的方式為標準,可以分為兩類,即民主政治與專制政治,而這種區分是以政治自由的思想為基礎的。

 「政治自由」的概念涉及一個人隸屬於他所參與創立的法律秩序是否與他個人的意願相符的問題;換言之,如果一個人依據法律秩序的要求『應當』要有所作為或不作為,而該作為或不作為符合他個人的『意願』,則這個人就是自由的,而「民主」即意味著國家的法律秩序中所代表的『意志』符合國民的意志,至於「民主」的對立面就是專制政體的束縛,在專制政體下,國民被排除在法律秩序的創立程序之外,法律秩序和人民意志毫無協調的保證。

[5]所謂「法治世界」,是指依法治理世界(a world under the rule of law)的意思;請你了解,如果想要達成世界永久和平的理想目標,透過法制治理世界,絕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前提條件,原因在於法制(包括制定法與非制定法)總體規範了人類在不同環境脈絡中(個人/社會/國家/世界)各種當為及/或不當為的行為,使我們的行動有所依循,而不致陷入混亂。然而,在目前的國際環境脈絡下,相對於國家環境系絡,即依法治理國家(a country under the rule of law)而言,儘管理論上已經相當成熟,但是由於一個地球一套法律的體系之建構還沒有完全落實,因此,現階段離實現法治世界的理想目標,我們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而這正是本憲主張這是國家最緊急任務的原因。

[6]凱爾森(Kelsen)主張個人作為國際權利的直接主體,參考沈宗靈譯,《法與國家的一般理論》,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年,484頁。

[7]參考《越南憲法》§8。法治世界包含全球層次的法治和區域、國家層次的法治。法治國家是法治世界的有機組成部分,是法治世界的重要基礎,也涉及到多層次主體的法治問題;它是全球、地區、國家中各種行為體制定管理規則,以維持全球、地區及國家秩序,並滿足和增進共同利益所開展的共同規範各種事務的總和。公義無國別、法治無國界,法治國家受法治世界支配。由法治國家到法治世界中,均應先治官而後治民。治權必須、也只能通過治官來實現。只有這樣,法治世界的理想才可以真正地實現,而「有權者必弄權」(孟德斯鳩語)的夢靨才會從人類世界中徹底地消失無蹤。

[8]參考黃千明主編,法愛公德會(網址:tw-roc.org)出版之前述著作,讓人人得以透過手機即時查詢、掌握全球的訊息,監督真善美聖的國度。

[9]參考林佳和,〈真的有國際人權法指涉的普世人權?政治哲學世界公民主義(Kosmopolitismus)與特殊公民主義(Partikularismus)論戰下的人權圖像落差〉,《臺灣國際法學季刊》,9卷4期,2012年,頁115-145。「國際法的立憲化」,使之成為世界公民之法,採取的路徑就是將作為眾國家之法的國際法,轉化為眾人之法的世界公民法,主體由國家轉為個人,理由不只是內含性的各民族國家之全球性擴張,而是本於規範性的思維,讓法得以完全的貫穿與形塑政治權力,即便是外在的國家間相互關係,也是如此;這是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所提出的著名概念:以世界共和國形式出現的國際法立憲化。另參見張文貞,〈NGO與跨國立憲主義的發展:以臺灣加入國際人權公約的實踐為例〉,《臺灣國際法季刊》,2012年,第九卷第三期,頁47-72。《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影響許多主權國家,許多國際組織也重視國際法國內法化趨勢。

[10]全民為法治原則共同努力,透過萬國萬法共同努力。

[11]參考「聯合國大會(『聯大』)VS國際法」:128個人口最少的聯合國成員國,只不過佔世界總人口的8%,卻能夠讓一項需要2/3多數票的重要決議獲得通過。因為聯大本質上是政治組織,雖通過諸多處理國際法的決議,但此並非聯大主要工作,原則上聯大決議並不具備法律效力,縱使該決議是全體一致通過者,亦是如此;國家即便在該決議投贊成票,亦無法律義務履行該決議所載內容。《聯合國憲章》§13中規定,聯合國大會的職權之一是「發動研究並作成建議,提倡國際法之逐漸發展及編纂」。「國際法」及「國內法」最終目的都是在保障人類每一個單獨個人的一切價值,制約國家必須「善治」,善盡為人民、為人類服務的義務。

[12]不斷更新與推行萬法資料庫,公職人員執行業務必須有法律依據,避免你我受「惡法」的侵害。

[13] 海牙國際私法會議(Hague Conference on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是世界上國際私法領域最權威的政府間國際組織。該組織自1893年在荷蘭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國際私法規則的統一工作。所謂國際私法規則之統一,是指各國國際私法(衝突法)立法內容並不一致,因而有統一之必要,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即是藉由國際私法公約(每4年通過1至數個)的簽署,使各國國際私法規則得以統一。本法主張參照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實施典範轉移,建立以逐漸統一各國憲法標準為目的的國家間組織,並透過「地球村憲政會議」,為臺灣人民打開國際空間。

[14]永久和平憲章為你我有效顛覆、根治以錢換權、以權弄錢、以富壓貧的結構性、系統性侵蝕自由平等的貪腐體制。

[15]臺灣最有能力引領中國民主化,而中國最有能力迫使俄羅斯民主化,其餘50個專制政體自然全球民主化。這將是臺灣對全球民主化的最大貢獻。關於專制獨裁國家的數量統計,參考經濟學人發布的世界民主指數【附件表18】,另參考前揭頁下註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