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16.行憲保證大同:總統、民代、軍官、法官等一切公職人員,都是行憲保證人兼建構和平文化人。(§3.6)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3.6

第三條  永久和平人權大同

第六項(行憲保證〜總統、民代、法官等任何公職人員,都是行憲保證人)

(一)憲法的核心就是保障人權。總統是保證維護憲法之遵守、公權力之正常運作及國力之提升與延續的最終行憲保證人[1];總理為第一連帶保證人;部長為第二連帶保證人;其他公職人員[2]就其權責,依序皆為連帶保證人[3]。責任連到哪裡,連帶保證就連到哪裡。

(二)司法院長為司法最終行憲保證人,各級法院終審法官應對其判決負最終行憲保證責任[4]

(三)檢察院長為檢察最終行憲保證人。各級檢察官應對負責案件負行憲保證責任[5]

(四)中央立法機關、地方議會,應就其立法負行憲保證責任[6]

(五)凡公務機關都是服務人類、解決人民問題的場所,決策機關首長依其法定職權及其實質影響力,皆屬行憲保證人[7]。不論法人或自然人,最終決策者即為最終保證人。

(六)任何公職[8]不論時間長短、不問有無酬勞、無關職位高低、無分單獨集體,在其參與公務或執行職務範圍內,履行公共職能或提供公共服務,包括政府機關、公共機構、公營企業、公開集資企業及其附屬組織中之人員,只要非基於國民義務者,均為行憲保證人[9]

(七)行憲保證人不因解任、解職、任期屆滿離職或屆齡退休而免除其行憲保證責任[10]。行憲保證人之行為違憲者,應受法律制裁,其直屬主管應在法律上負連帶責任,究責違憲行為,無消滅時效期間之限制[11]

(八)行憲保證人有不服從犯罪法令之權,直屬主管如要求公職人員隱瞞身分,進而滲入人民遊行抗議群眾中借勢借端者,得拒絕之;惟如同意並實際參與是項行動者,該公職人員與其直屬主管應受內亂罪預備犯追訴處罰;若因而引發群眾暴動者,應受內亂罪追訴處罰;又各級指揮官皆應以內亂罪首謀論處[12]

(九)任何公職人員須經國家憲法、聯合國憲章及/或國際法考試及格後方得任用(接§5.7);執行公務時,應先遵守程序人權[13]規範,再考慮維護實質人權。

(十)任何公職人員就職時,應宣誓效忠全體納稅義務人,無論於任職期間或退職後,凡被發現有背叛職務、政見、就職誓詞之情事者,應以背信罪論處;即使現任總統,亦不得享有刑事豁免權,其職權自動消滅,並得追索其所得。

(十一)國家應制訂行憲保證人行憲評鑑制度與退場機制。一般公職人員離職後至少三年內應完全利益迴避;特殊公職人員之特別規定,依法律定之。

(十二)憲法所有條項款目都是公職人員的工作任務。國家主人有權即時監督政府依憲行政,以驗證行憲保證人行憲成效[14]

(十三)行憲保證人基於職責所在,依法皆有實質調查權,但其範圍僅限於各該項職權案件,禁止無限擴權或相互牽連[15]。民意機關行使調查權應依法採合議制,執行細則另以法律定之。

(十四)行憲保證人在納稅義務人境外,直接或間接投資公私事業者,解除其行憲保證人之任命,亦不得再擔任任何有給職或無給職公職。

(十五)行憲保證人保證貫徹憲法基本標準:保證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四條普世價值不落後他國一天;保證立法、行政、司法、檢察四條國家權力分別來自於民選。此八條人權條款是行憲保證人不得變更、不得免除的天然義務[16]。任何一條受到破壞,視同全面破壞,如別無其他方法可資救濟,普世人人皆有抵抗權、不合作權。

(十六)上述行憲保證法、憲法考試法、相關執行法,以法律定之。

 

[1]參見《法國憲法》§5總統是行憲保證人;另《盧森堡憲法》§33、《浦隆地憲法》§95、§209∼§221、《貝南憲法》§41、§127、《象牙海岸憲法》§34、《喀麥隆憲法》§5等亦有相同或類似規定,詳《世界憲法大全》中、英文版,黃千明主編,永久和平發展協會出版。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所稱「全國各族人民、…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並且負有維護憲法尊嚴、保證憲法實施的職責」則與本憲法的意旨相違背,學者稱之為「語戲憲法」。

[2]「公職人員」係指1.無論是通過任命或是經過選舉產生而履行公共職能的任何人員,其工作性質無論是長期或臨時,是否受有薪酬,或該人之資歷如何,在所不論;2.依照國內國際相關法律領域中的適用情況,所謂「履行公共職能」人員,包括為公共機構或公營企業履行公共職能或提供公共服務的任何其他人員;3.擔任公開集資之公私合營或非公私合營企業經理人以上職務,履行該等企業職能或提供企業服務的任何其他準公職人員,視同公職人員。

[3]明定行憲保證人負責順序,確保公職人員責任,使得有人為人民遭受的不法或不當損失負責;換言之,國家失職人員不得迴避其應負之法律責任,以免造成人民損失無人負責的情形。

[4]民選的司法院院長於司法體系行政運作下,確保司法訴訟合憲合法;各級法院終審判判決,必須由承審法官為該司法判決負最終行憲保證責任。

[5]民選的檢察院院長確保檢察部門不淪為政治打手,檢察長負行憲保證責任,確保你我的權益。

[6]立法機構保證其行憲責任,同時必須為其立法提案所造成的後續影響,對人民負完全的責任,不容推諉。

[7]公務機關與公職人員為你我提供服務,包括公法人(中華民國、自治團體、農田水利會、各類行政法人)與公職人員(服公職的自然人)都將被規範為行憲保證人。

[8]依《國家賠償法》§2.1及〈大法官釋字第469號〉,憲法位階所指廣義的公職人員是「任何服務於公共機關、學校組織、公營事業、或任何依法令從事公務的人員;至於是否領有俸給則不在所問」,此項規範已明定公職人員之身分。

[9]檢察官、法官、軍官、民意代表、政務官、事務官、公共工程評審員、環境影響評估員等,都是為你我提供服務的行憲保證人。

[10]國家的強弱,取決於公職人員對其職務服務的態度。任何行憲保證人均必須為其業務負責,不因解職、退職或退休而免除其責任,藉此保證為你我服務的公職人員,對其業務責任必須負責到底。

[11]你我的權利保障無期限。若行憲保證人違憲,除了究責制裁無時間限制外,其直屬主管及其機關亦必須無限期負責。

[12]為避免行憲保證人藉勢違法,並藉由行憲保證人代表國家道德、人間公義、人類真善美聖,行憲保證人除應嚴守政教分離及政商分離之原則外,應與黑道幫派、犯罪組織徹底分離,與之交往者視為內亂罪預備犯,應受褫奪公權之宣告。又行憲保證人皆有義務維護你我集會、結社、遊行、示威之安全;皆有權利不服從隱瞞身分滲入社群為上司執行分化、收編、假民主、強迫失蹤,製造意外事故等任務。

[13] 「司法機關與行政單位在執行公務時,必須遵守一定的法律程序以保障人權。」這句話說明何種意涵? (A) 法定人權 (B) 公共人權 (C) 程序人權 (D) 實質人權。公民-94年特種考試地方政府公務人員考試[各科別]#5684答案:C

[14]《越南憲法》§8:一切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必須依靠人民的支持,經常與人民保持密切的關係,傾聽人民的意見和建議,接受人民的監督,努力為人民服務,體現人民意志的法制和尊嚴。參考永久和平發展協會發行之《世界憲法大全》中英文版,黃千明主編。

[15]不受不當調查行為之騷擾,國家人員調查權必須限制,維護人性尊嚴。前大法官許玉秀:「人性尊嚴不是口號,而是信仰、是實踐。」強調正當法律程序與基本權之保障是法治國的原則,以確立「人的主體地位」,實踐正義。實體正義由程序正義加以定義;有正當程序,才有人性尊嚴,專制政權最慣用的卑劣手段,俗稱「白色恐怖」,就是藉口一個小問題,擴張到無限的大問題,但只要談妥條件,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此,新憲法賦予具有專業知識的公務員實質調查權,確有其正當性與必要性。許玉秀,2008。《透明的法袍-大法官解釋意見書(2003.10 - 2007.09)》。臺北:新學林。

[16]天然義務條款,民間尊稱為「八天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