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15.人權監理大同:人權一體。國家設超國家人權會,委員半數分由國際權威人權機構指派。(§3.2)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3.2

第三條  永久和平人權大同

第二項 (開放大同〜臺灣設超國家人權行動暨公民權行使委員會[1])

(一)依據自然法、人權天賦、世界人權標準人類一體適用原則,我們臺灣人民承認:人權問題是全球的內政、人權高於政權與主權[2]

(二)臺灣設「超國家人權行動暨公民權行使委員會」(簡稱「人權會」)。人權會除有監督國家實踐國際人權;法案覆議權;調查權;提出訴訟權;非常上訴權;辦理選舉、罷免及公民自決權,裁決選舉、公投糾紛,及宣布投票結果的權力外,尚有國家通訊委員會最終人事任免權。

(三)總統為人權會當然委員長,總理、國會代表一人、司法院長、檢察院長、最高法院院長共五人為當然委員,其他五位委員由來自於不同國籍,分由各權威國際人權組織所指派[3]的人士擔任。已卸任總統為人權會終身委員,不受本組織之名額限制。

(四)人權會設「人權監察使」,對不適任的行憲保證人向國會或地方議會提出彈劾(接§3.6)。

(五)人權會每年三月前,應向全球發布去年人權公報,公報程式應比照國際習慣辦理,並寄發各國政府、國會、國際政府組織及非政府組織、全球智庫等接受修補及評鑑。

(六)國家應比照「國際紅十字委員會」[4],推動「人權會」成為「聯合國常駐觀察員」之非政府組織,使其成為國際法的主體[5]

(七)超國家人權行動暨公民權行使委員會之組織,以法律定之。

 

[1] 民主化時代(the Age of Democratization)、全球化時代(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是人類社會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其重要特徵之一,是跨國組織和超國家組織(supranational organizations)的日益增多、影響日益增大。引領大時代更進一步保障人權,臺灣「超國家人權行動暨公民權行使委員會」應運而生。

[2] 為保障人權,必須將人權問題定位為全球的「內政」,確保人權絕對高於國家政權與國家主權。將世界各國承認簽署的人權標準,納入同一憲法標準,縮減各國差異,透過本款與你我凝聚對人權標準的共識,屬於人權的所有權利,不受國家統治者侵犯。

[3] 人權會成員由國際菁英共同組成,臺灣人權保障將透過國際菁英的建議與提議,與國際標準接軌。

[4] 「國際紅十字委員會」的建立,是瑞士人杜南特(Jean Henri Dunant於1863年根據瑞士國內法登記創立之社團組織。雖然該組織名稱前冠有「國際」二字,但其設立之本質仍然是瑞士國內法之社團法人。1990年,「國際紅十字委員會」申請成為聯合國大會常駐觀察員,成為聯合國大會常駐觀察員之非國家組織,亦即等同聯合國會員國,在其特定目的範圍內亦為國際法之主體,可見聯合國承認對人類有貢獻的機構。另參考姜皇池,《國際公法導論》,2013年,頁436。

[5] 推動「人權會」成為「聯合國常駐觀察員」之非國家組織、國際法的主體,確保臺灣人民在國際社會多加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