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13.立法普世大同:不分敵友一國一人,除參與本國立法外,亦代表永久和平國會聯盟之國會盟員。(§2.5)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2.5

第二條  永久和平民主大同

第五項 (國會大同〜立法全球參與,建構一個地球、一套法制體系)

(一)改變國際關係[1]、融合萬國萬法、深化全球民主、實踐天下大同。國會立法,不分敵友,一國一人[2],代表其國會參與本國立法[3]。除與其母國無關的事務無表決權外,其他權利義務與本國籍相同[4]

(二)除前述定期國會代表外,凡是完全民主國家的國會議員,有權不定期出席我國國會,同時具有演說權、發言權、質詢權,但無表決權。

(三)上述國會議員依法有權在我國國會用其母語發表演說,國會各常設及特設委員會至少有一人代表參加。不論是來臺開會或演說,均應比照本國議員平等發放出席費,適當補助差旅費。

(四)完全民主國家的地方議會議員均得比照國會方式,在我國地方議會用其母語發表演說。他國各級地方議會或特別行政區議會議員,均得在我國會或地方議會出席或演講。

(五)創新國會議會外交,驅動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人道援助、公共建制等超脫傳統外交之拘束。面對全球無限可能的變化,全球公民透過網際網路在臺灣國會平台與他國國會代表連結,建立集體決策能力,共同引領大時代、邁向大未來[5]

(六)臺灣應示範世界法的立法願景,系統性、結構性培養國內外菁英,形塑國會成為地球村立法機關或萬國議會典範,爭取聯合國立法機關設於臺灣[6],讓臺灣有更多服務人類的機會。

(七)外籍人士的參政及參與立法之程式以法律定之[7]

 

[1]美國波多黎各居民國會代表(Puerto Rico Resident Commissioner),除了表決權外,其他權利義務與美國籍議員相同。以臺灣外交及地球村發展的現況考量,臺灣有150多個國家的商務代表,這些國家的簽證都要由各國在臺商務代表處加以簽署。這些在臺商務代表原本來臺的目的固然在於經商及文化交流,惟若給予國會議員地位,只要在臺商務代表於交涉、經商過程中遇有難處,都可以直接在國會中提出質詢,還能享有1年約新台幣一千萬元的薪酬(含助理),此制度若能成功建立,1年約花15億,即可成功開啟臺灣的外交。未來要作任何國際交流,訂立任何協議,例如商務合作、互惠協議等,與外國籍議員協商,等同於直接跟他國國會協商,大幅提升我國人民國際能見度與國際友誼。

[2]單一國會之國家代表一人,雙國會之國家得指派二人分別代表其國會。

[3] 「國會立法 全球參與」:要實踐人類大同,開放與寬容是一個社會大眾生活水準不斷提升的推動力;也有利於推動「聯合國議會大會」設在臺灣;《憲法標準八原則》,有充分條件讓臺灣民主法治領先他國百年。致力爭取「聯合國全球治理委員會」率先遷移至臺灣生根。「臺灣天條」,絕對是「世界瑰寶」。

[4]國會立法,全球參與:各國一位代表加入立法,為你我引進國際標準與國際法,你我的生活與國際接軌,不但保障你我的生活不落後他國,並讓國際優良立法引入臺灣。

[5]立法全球參與無時空限制,你我與世界公民一同參與立法。

國會全球參與的理由:

(1)聯合國的參與國數目逐年攀升,隨著全球事務的複雜及各國人民間的高度互動,相互依存已經逐漸模糊了主權的界限,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真正實施「排他性」的統治,一個「全球社會」的時代已經來臨,歐洲議會、歐洲法庭等等都是治理歐洲的新主體組織,逐步邁向統合的歐盟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2)在這個新世界中,危險的衝突,是在於擁有不同文化群體間的衝突。美國是個擁有眾多世界移民的國家,但美國的高度包容使得不管先來後到的移民都能在此找到理想並能對美國有所貢獻,例如許多臺裔議員,服務美國人民並對美國社會做出貢獻,包括俄勒岡州臺裔聯邦眾議員吳振偉(David Wu)、紐約州州眾議員孟昭文(Grace Meng)、加州聯邦參議員劉雲平(Ted Lieu)、德州州眾議員陳筱玲(Angie Chen)等;日本也有臺裔的村田蓮舫當選日本參議員,所以我們希望「國會全球參與」,吸引全球菁英來為臺灣人民服務,開創臺灣新的契機,讓國會能夠擁有來自世界菁英的各國經驗複製,如此一來便可以造成以下的良性影響:①革除官僚化陋習,人民享受到「以顧客為依歸」的導向服務:在國會全球參與的情況下,因為外國籍國會議員係由外國民意產生,沒有任何人情包袱,可以有效監督臺灣的國家體系,讓國家的運作能更加流暢,國家也就能夠在行政效能提昇的情形下變得更有效率。此外,國會議員也可以鞭策國家主動去傾聽人民的心聲,聞聲救苦,提高施政品質。②更能確保在民主的制度下進行治理:全球化愈是興盛的地區,其民主的程度愈高,所以國會全球參與,更能確保民主的程度愈高,對人民更有好處。③吸取各國經驗,提昇國與國之間的交流合作,臺灣外交、國防最終會有所突破:國會全球參與的情況下,臺灣必能引起世界注意,更可以對臺灣造成許多良性影響。

  (3)此外,國人到國外從事貿易、旅遊、求學,甚至求職等相關活動,也將因為高度交流而更為便利安全,國人於國外的權益也將比以往更有保障。

  綜上所述,這是本憲提出有關國會體制運作要求全球參與的原因,或許可以一舉改革多年國會亂象,而成為憲法基本架構下一個理想的國家國會體制。

[6]爭取將大會設於臺灣也可使臺灣成功轉型成為國際領土,提升臺灣國際地位,確保你我的安全。

[7]基於示範地球村的觀念,擴大臺灣民主化空間,外籍人士也能參與臺灣的民主,提升臺灣國際能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