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12.首長任期大同:民選首長一任五年、六年內不得再任同一利害關係職務,此期間薪酬不變。(§1.1.2;§2.3.3;§6.3.5;§6.5.2;§7.2.2;§8.3.3)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1.1.2;§2.3.3;§6.3.5;§6.5.2;§7.2.2;§8.3.3

第一條  永久和平自由大同

第一項(自由大同〜主權在民,一切自由與尊嚴決斷於「投票箱」前)

(二)保障人性尊嚴與自由的國家主權,全部無條件屬於納稅人全體[1],分由民選的立法‑行政‑司法‑檢察行憲保證人代理行使之。民選首長一任五年,任滿六年內本人及其近親不得再選[2]。民意代表任期二年者,期滿全面改選[3];任期四年者,每年改選四分之一[4]。不得變更。

 第三項 (政府大同〜開放政府[5]職位,主權在民,民選首長不限國籍[6])

(三)民選首長,一任五年,任滿六年內,本人及其近親皆不得再任,且應完全利益迴避,此期間薪酬不變[7]

第六條  永久和平行政大同

第三項 (總統選舉〜總統不限國籍,創新全球治理、引領萬世太平)

(五)總統任期五年,任期內因故中止或任滿六年內不得再任[8],亦不得擔任任何公職。總統終身安全受國家保障,現任總統負責執行。

第五項 (地方制度〜全球在地化[9]、全國在地化、地方組織、民防組織)

(二)院轄市及縣市首長一任五年[10],任期屆滿或因故離職後,本人及其近親,六年內皆不得參選連任或接任[11],此期間首長之原有待遇不變[12] (見§2.3)。

第七條  永久和平司法大同

第二項 (首長民選〜司法院長民選[13],組成國際法國內法化議員團)

(二)司法院長參選資格與參選總統相同,只要憲法普考及格;一任五年,不得連任;離職後六年內待遇不變;除司法學術研究外,不得參政經商或有任何圖利行為,違反者,應受法律制裁。司法院長選舉辦法,以法律定之。

第八條  永久和平檢察大同

第三項 (首長民選〜檢察院長檢察長民選,萬國萬法國內法化議員團)

(三)檢察院院長參選資格與參選總統相同,只要憲法普考及格;任期五年,六年內不得再任[14];離職後六年內待遇不變;除法學研究外,不得參政經商或有任何其他營利行為[15],違反者,應受法律制裁。

 

[1]對國家認同分歧的國度,應以納稅人全體為分界。自由與尊嚴都是人民血淚爭來的,也要靠人民血淚維護;凡是他人善意給予,可能隨時被善意收回。

[2]本憲主張必須間隔二屆始得再行參選;以過去的經驗來看,縣市長一任五年,雖不得連任,但經兩黨或兩派暗中協商由其近親輪流擔任,雖然表面上經過選舉,但事實上誰會當選早已協商議定,政治的黑暗分贓也就在此孳生。

[3]統治的正當性來自於被統治者的同意。立法、行政、司法、檢察權力制衡,分年民選,落實你我當家作主的事實。若一年四季投票四次,你我四季當國家主人;若四年投票一次,你我只當一天主人四年奴隸。你我若沒有選擇,就沒有自由與尊嚴。為確保自由與尊嚴,打破國內外重重圍堵壓制,我們從此有尊嚴地進出公民投票所,取代無尊嚴地上街頭。政客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你我手中的選票。如果比照美國加州,一年平均到投票所四至六次,政客一年四季對你我都必須戒慎恐懼,如果四年投一次票,則其四年只怕你我一次,如再選錯人一次,合計八年,弊病早已經根深蒂固,很難挽回。

[4] 參照美國聯邦及五十州:參議員459人每兩年期中局部改選;眾議員5,143人任期兩年全面改選。請參考【附件表2:美國各州聯邦眾議員、州眾議員人數、任期統計】。另參考【附件表3:美國各州聯邦參議員、州參議員人數、任期統計】。

[5]國家構成四要素:領土、人民、主權、政府。不論政府如何開放,都不影響領土人民與主權的存在,然而,開放政府的程度,卻決定了人民與主權地位的高低。

[6]康德永久和平論第三項:世界公民法應依據普遍受到友好接待的條件(The Law of World Citizenship Shall Be Limited to Conditions of Universal Hospitality) 。

[7]高薪養廉,千古不變。好待遇好養廉,有價值有尊嚴,衣食足而後知榮辱。

[8]參考《大韓民國憲法》§70,「總統任期五年,不得連任。」

[9]針對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議題,羅蘭.羅伯森(Roland Robertson)指出了各地方在接受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影響,尤其在文化層面,地方會設法將全球化的內容融合進在地文化,發展出有利於自己在地文化的一種全球化特色。Roland Robertson, Globalization: Social Theory and Global Culture, London: Sage, 1992.

[10] 「5年單任制」的優點在於當選者當選後即可大肆改革,實現政見與諾言;而「4年得連任一次」的缺點太大,哪一黨都一樣。當第一任當選後,為尋求連任而不敢改革,甚至於還要拉攏敵對選民;當第二任當選後,自己卻成為被改革者,惡性循環永無止境;故當選者只專心一任,為你我認真施政。

[11] 如一屆5年,6年內不得再競選連任,意謂隔二屆才可以再選,雖有遺珠之憾,卻可避免權力寡占、輪選輪當之惡習,避免人民權利受侵害。

[12] 高薪養廉,是千古不變的管理準則。從個人層面上講,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將人的需求劃分為五個層次,由低到高,其中底部的四種需要(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歸屬和愛的需要、尊重的需要)為缺乏型需要,只有在滿足了這些需要個體後,才能感到基本上的舒適,至於頂部的需要(自我實現需要)屬於成長型需要,因為這項需要主要是為了個體的成長與發展。一般來說,這五種需要像階梯一樣,從低到高,低一層次的需要獲得滿足後,就會向高一層次的需要發展,只有在較低層次的需求得到滿足之後,較高層次的需求才會有足夠的活力驅動行為。

[13] 司法民主化是民主制度重要價值。一切司法改革,包括各種形式的審判制度,皆由司法院長參選人提出,透過全體人民的選擇,讓司法制度民主化。

[14]「再任」會綁樁勾結,會危害行政中立,本憲主張維持一定期間待遇不變,做為檢察獨立的制度性誘因。

[15]你我可以透過選票選擇,檢驗檢察制度;檢察總長卸任後不得參政經商,避免任內官商勾結,為往後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