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6.自由責任大同:凡濫用自由攻擊自由民主之基本秩序者,應剝奪其基本權利並受法律制裁。(§1.7.4)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1.7.4

      第一條  永久和平自由大同

第七項 (忠誠大同〜普天之下,人人有維護基本自由的權利與義務)

(四)凡濫用言論自由,尤其是出版自由、講學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書信、郵件與電訊秘密、財產權、或庇護權,攻擊地球村自由、民主、人權、善法善治[1]之憲法基本秩序者,應受法律制裁[2]。剝奪其基本權利[3],褫奪其公權[4]。若為組織、團體等,則封鎖其一切通路、解散其一切組織[5],代替性之組織亦予禁止。對政黨組織之剝奪及其範圍,由超國家憲法法院宣告之[6](接§2.4)。

 

[1] 「善治的本質特徵,就在於它是國家與公民對公共生活的合作管理,是政治國家與市民社會的一種新穎關係,是兩者的最佳狀態。善治實際上是國家的權力向社會的回歸,善治的過程就是一個還政於民的過程。善治的基本要素有以下6個:①正當性(legitimacy),即社會秩序和權威被自覺認可和服從的性質和狀態。它與法律規範沒有直接的關係,從法律的角度看是合法的(legal)東西,並不必然具有正當性。只有那些被一定範圍內的人們內心所體認的權威和秩序,才具有政治學中所說的正當性;②透明性(transparency),即政治資訊的公開性。每一個公民都有權獲得與自己的利益相關的國家政策的資訊,包括立法活動、政策制定、法律條款、政策實施、行政預算、公共開支以及其他有關的政治資訊。透明性要求上述這些政治資訊能夠及時通過各種傳媒為公民所知,以便公民能夠有效地參與公共決策過程,並且對公共管理過程實施有效的監督;③責任性(accountability),即人們應當對其自己的行為負責。在公共管理中,它特別地指與某一特定職位或機構相連的職責及相應的義務。責任性意味著管理人員及管理機構由於其承擔的職務而必須履行一定的職能和義務;④法治(the rule of law):法治的基本意義是,法律是公共政治管理的最高準則,任何國家官員和公民都必須依法行事,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的直接目標是規範公民的行為,管理社會事務,維持正常的社會生活秩序;但其最終目標在於保護公民的自由、平等及其他基本政治權利。從這個意義上說,法治與人治相對立,它既規範公民的行為,但更制約國家的行為,它是政治專制的死敵;⑤回應(responsiveness),這一點與上述責任性密切相關,從某種意義上說是責任性的延伸。它的基本意義是,公共管理人員和管理機構必須對公民的要求作出及時的和負責的反應,不得無故拖延及或沒有下文。⑥有效(effectiveness),這主要指管理的效率。它有兩方面的基本意義,一是管理機構設置合理,管理程式科學,管理活動靈活;二是最大限度地降低管理成本。善治概念與無效的或低效的管理活動格格不入。善治程度越高,管理的有效性也就越高。」資料來源:天府評論-行政法論壇-俞可平。最後網路瀏覽日2015年8月6日。

[2] 參見《德國基本法》§18,關於基本權利的喪失。在同法中並規定,此等權利之剝奪及其範圍由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宣告之。

[3] 人權乃上天所賦予,並不是來自於國家的恩賜。人人生而平等,所以每個人都享有某些權利,這些權利稱為「人權」,是人人享有的權利,不是某人一時興起就可以奪走的特權。這些權利之所以稱之為「權利」,是因為它們擁有某種力量,可以保護你我免於受到其他人的傷害,也可以幫助我們和其他人和平相處。許多人都知道自己享有某些權利,例如行動自由與安全居住的權利。許多人也知道他們有權利獲取工作上酬勞。然而,事實上,人類可以享有的權利,特別是人權,還有很多很多是他們不知道或不熟悉的。當人民不熟悉人權,就會衍生出歧視、不寬容、不公正、壓制和奴役的現象。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死傷人數慘重、百姓橫遭蹂躪,因此,聯合國在1948年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讓大家瞭解什麼是每個人的權利。而這份宣言也為世界建立了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

[4] 參見《中華民國刑法》§36,謂褫奪公權者,褫奪下列資格:一、為公務員之資格。二、為公職候選人之資格。

[5] 參見《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5,政黨之目的或其行為,危害中華民國之存在或自由民主之憲政秩序者為違憲,應為人民排除。

[6] 人民的自由不為他人的自由所侵害,違法者及其組織應受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