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5.人的尊嚴大同:人的尊嚴、自由與價值,決斷於投票頻率及其程序正義,廉政選舉每

               年二次。(§1.1)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1.1

      第一條  永久和平自由大同

第一項(自由大同〜主權在民,一切自由與尊嚴決斷於「投票箱」前)

(一)投票。不斷投票,就不斷保障人的尊嚴與自由[1]投票[2]是人民主權的天然行動權[3];是國家權力唯一的正當來源[4];是最大化的全民教育[5];是最佳化的權力與資源分配;是一切自由、和平與正義的廣泛基礎[6];是人人安居樂業、代代長富久安的必要條件。一切自由[7]、尊嚴與價值決斷於投票箱前[8]。尊重及保護不斷公正投票,是全體人類最神聖的權利,是所有公權機關最緊急的義務。

(二)保障人性尊嚴與自由的國家主權,全部無條件屬於納稅人全體[9],分由民選的立法‑行政‑司法‑檢察行憲保證人代理行使之。民選首長一任五年,任滿六年內本人及其近親不得再選[10]。民意代表任期二年者,期滿全面改選[11];任期四年者,每年改選四分之一[12]。不得變更。

(三)實踐主權在民。人民透過選舉、罷免、應考試、服公職等權利,間接行使國家統治權;透過公民創制、複決、自決及人民抵抗等權利,直接行使國家統治主政權[13]。(接§1.2、§1.4、§4.7)

(四)權力分配與資源分配依靠不斷投票來修正、改進、確認;不斷分別投票、定期改選彰顯出背後的國家精神與憲法靈魂。選舉投票,每年不得少於二次,不得超過四次[14];公民投票,每月不得超過一次[15]

(五)國家應不斷改進投票程序。致力發展公正、便捷、省錢的電子式投票[16],並且對使用不同語言公民,提供多種語言的選票[17]

(六)本項提升國民尊嚴與價值、保障人民主權[18]與國家安全的投票預算,中央與地方均不得少於總預算0.5%[19],直接撥款給「超國家人權行動暨公民權行使委員會」(簡稱「人權會」)支配使用[20](接§3.2)。

(七)國家應設立貪汙沒入基金會,將所有貪污所得統一納入該基金會[21],專款用於公民權之行使,包括但不限於選舉和公民投票,結餘繳回國庫。

 

[1] 美國以自由為核心(美國憲法增修§1),歐洲以尊嚴為核心(德國憲法§1)。

[2] 你我投票的頻率與範圍,決定人民與國家的尊嚴和價值的高度與廣度。參見瑞士公民投票及美國加州選舉概況統計表【附件表6,7,15,16,17】。

[3] Political theory and the rights of man, edited by D. D. Raphael, London, Melbourne Macmillan, 1967, pp54-67. Raphael將權利畫分為兩種:「行動權」和「接受權」。前者是有權做某件事情,後者是有權接受某件東西。如某人有權利領取老人年金,這是一種接受權,若沒有發給他,他的權利就受到損害。再例如發表言論是一種行動權,若被要求不可發言,權利便受到損害。

[4] 參見《德國基本法》§20.2、《法蘭西共和國憲法》§3.1、《俄羅斯聯邦憲法》§3.3、《亞美尼亞共和國憲法》§2.2、《安哥拉共和國憲法》§3.1。

5 選舉的教育作用在於使政治教育的落實,加強政治社會化的作用,各政黨或候選人會利用選舉過程來表達對相關政策的見解,而透過選舉的過程可使民眾了解民主國家政治競賽規則,傳達政治教育。

[6] 《以色列基本法——人性尊嚴與自由》(Israel Basic Law: Human Dignity and Liberty)§2:「任何人的生命、身體與尊嚴不受侵犯。」與《德國基本法》§1.1:「人之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及保護此項尊嚴為所有國家權力之義務。」

7 自由像空氣,少一點都會讓人窒息。自由是由「我」而起,因「我」而限,這就是自由的真諦!憲政的關鍵詞是自由,民主的關鍵詞是平等

[8]只有年年依自由民主程序取得人民投票同意,執政統治才有正當性。國民主權、全民立憲、公民參與、全球治理、人民審議等民主機制才有實現的可能。

[9]對國家認同分歧的國度,應以納稅人全體為分界。自由與尊嚴都是人民血淚爭來的,也要靠人民血淚維護;凡是他人善意給予,可能隨時被善意收回。

[10]本憲主張必須間隔二屆始得再行參選;以過去的經驗來看,縣市長一任五年,雖不得連任,但經兩黨或兩派暗中協商由其近親輪流擔任,雖然表面上經過選舉,但事實上誰會當選早已協商議定,政治的黑暗分贓也就在此孳生。

[11]統治的正當性來自於被統治者的同意。立法、行政、司法、檢察權力制衡,分年民選,落實你我當家作主的事實。若一年四季投票四次,你我四季當國家主人;若四年投票一次,你我只當一天主人四年奴隸。你我若沒有選擇,就沒有自由與尊嚴。為確保自由與尊嚴,打破國內外重重圍堵壓制,我們從此有尊嚴地進出公民投票所,取代無尊嚴地上街頭。政客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你我手中的選票。如果比照美國加州,一年平均到投票所四至六次,政客一年四季對你我都必須戒慎恐懼,如果四年投一次票,則其四年只怕你我一次,如再選錯人一次,合計八年,弊病早已經根深蒂固,很難挽回。

[12] 參照美國聯邦及五十州:參議員459人每兩年期中局部改選;眾議員5,143人任期兩年全面改選。請參考【附件表2:美國各州聯邦眾議員、州眾議員人數、任期統計】。另參考【附件表3:美國各州聯邦參議員、州參議員人數、任期統計】。

[13] 選舉、罷免是對「人」的投票;創制、複決是對「事」的投票。而所謂『公民投票』,意指公民得針對憲法、法律案行使創制、複決權(對「事」的投票),以決定其成立與否之權利;其餘有關國家前途定位、有重大爭議之政策等非法律性事項,將之規納為一般政策之公民投票。

[14] 不確定是否會舉辦的第二輪投票(Two-round system)/Run-off election)(見§6.3.2),不得計算在上列項目次數內。

[15] 參考【附件表4】,瑞士全國性公民投票連續26年統計平均每年10次。

[16]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NDI)的研究,已經有超過31個國家使用過電子投票,Esteve, Jordi Barrat I, Ben Goldsmith and John Turner.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 with E-Voting. Norwegian E-Vote Project. IFES, June 2012.電子投票方式曾經出現網路投票、手機簡訊投票、數位電視投票等,主要成效有擴大民眾政治參與、減低選舉作業成本、降低選舉爭議等。

[17] 除國內公民多種語言的選票外,外國公民以聯合國法定之六大語言為主。

[18]憲政共和式的民主政治,將政治秩序生成的根源—人民主權—在常態化的政治過程中加以隱蔽;但在特殊超越常態的政治時刻,又必須將人民正身(We the People)請出,發揮創造憲政秩序的能動性,以解決體制之危機。憲政共和主義之精神在於在特殊重大時刻,真正落實「依賴人民是控制政府的最基本辦法」之激進民主精神(蕭高彥,2003:2,17)。

[19]關於投票經費,只要減少一點貪汙,公費選舉財源就綽綽有餘。請參考張文川,〈肅貪有撇步-國際學者:讓稅務人員參與偵查〉,《自由時報》(2013年6月1日)。又根據《蘋果日報》2012年6月28日〈查非法吸金5年562億,調查局指有惡化趨勢〉之報導,從2007年至2012年5月,該局總共偵辦42件個案,移送嫌疑人248人,非法吸收金額約562億7仟7佰餘萬元。若能為人民減少此類貪污問題,所節省之經費即可轉移成為相關投票經費。

[20] ACE, “Election funding: legal framework and practice; election budget processes and cycles”,瓜地馬拉每年編列國家預算的固定百分比(0.5%)由法律分配給選舉委員會使用。

[21] 2013年5月31日舉辦的國際法學研討會中,調查局副局長吳莉貞指出自2006年至2013年的七年間,調查局辦了580多件重大經濟犯罪,起訴超過2500人,查扣2,734億元犯罪所得。另外結構性的公共建設及公營機構貪汙更大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