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標準【三十條普遍法則

3.國家分權大同:立法、行政、司法、檢察的政務首長分別分年民選,參選資格與總統相同。(§1.2)

法則:《永久和平憲章/世界大同法》§1.2

第一條  永久和平自由大同

第二項 (投票大同〜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及公民投票之權利義務)

(一)投票是國家主人最神聖的權利,也是最基本的義務[1]

(二)年滿十八歲者[2],必須參加投票[3]

(三)下列公民可自我決定是否參加投票:

1.文盲;

2.七十歲以上者;

3.超過十六歲,未滿十八歲者[4]

4.身心障礙者[5]

5.定居在,選務機關無配套措施者;

6.境內(深山遠地、人煙稀少)、境外、國外、海外工作,選務機關無配套措施者;

7.定居於本國,且具有公允完全自由民主國家公民身分的外國公民[6]

8.願示範軍人超出地域及黨派,軍隊國家化、全球化的將官士兵。

(四)下列公民不得參加投票:

1.被褫奪公權者;

2.擁有不完全自由民主國家的多國籍公民;

3.在專制國家工作的公務員或公民,無法回國投票者;

4.應徵入伍,並在服義務兵役期間的現役軍人[7]

5.現任總統[8]

(五)下列選舉與公投必須強制投票[9]

1.立法委員及地方(市縣)議員之選舉;

2.國際法上的公投:(1)變更國家領土;(2)確認主權歸屬;(3)世界人權標準所保障的自決權;(4)加入或退出國際組織[10]

3.總統依法宣布的公投;

4.國會1/4少數黨對抗多數黨的議案所提出的公投案。

5.為解決國際爭端,國家得加入普遍性、概括性、強制性國際公斷協定[11]的投票。

(六)前款未明定必須強制投票者,得以法律規定是否強制投票。若非強制投票的選舉或公投,必須採行登記制[12]

(七)全國性選舉採取境內不在籍投票制度。選民於規定期限內登記者,得在自行指定之國內任何投票所投票。

(八)人民有服選舉役[13]、服民主役[14]、服社會役[15]、服世界役、以及投票、納稅、服兵役、尊重人[16]的義務[17]

(九)人民有服從政府法令的義務,但這個政府必須不斷得到人民的投票授權,是能夠保障人民生命權、財產權與自由權的政府。

 

[1] 自由民主是有成本的,是人類拋頭顱灑熱血掙來的。這個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被冷血旁觀,選擇保持沉默的人所毀滅(愛因斯坦)。

[2] 參考CIA, “SUFFRAGE”,現今世上僅存巴林、臺灣、喀麥隆、科威特、諾魯的公民選舉年齡為20歲

[3] 參考CIA, “SUFFRAGE”, 強制投票(Compulsory voting)係指符合條件的公民登記參加民主選舉投票,參與國家、省、地方政府治理。有效的強制投票對未能在正式選舉中投票的公民或三方成員施加處罰,要求以積極法律懲罰不參與選舉的合格選民。截至2013年8月,在全球22個國家執行強制性投票,具有強制性的投票制度。

[4] 參見《巴西憲法》§14:「文盲;七十歲以上者;超過十六歲,未滿十八歲者」。

[5] 參見瑞士聯邦憲法§132

[6] 參見Ausländerstimmrecht,瑞士的一些州(例如紐沙特州、侏羅州)、直轄市給予外國人一般的州級或公共級的政治權利包括投票權規定。

[7] 參見《中華民國憲法》§138:「全國陸海空軍,須超出於個人、地域及黨派關係以外」;又依同法§139,任何黨派及個人,不得以武裝力量為政爭之工具。至《巴西憲法》§14則規定,「任何選舉現役軍人均不得投票」。

  軍人以服從為天職,當總統或總理競選激烈,當選者皆非軍隊長官或自己心儀的候選人,進而造成怨懟的累積時,要軍人去保家衛國時,他會躊躇不前,心想為誰而戰?為何而戰?要他消極應付可以,要他積極服從統帥領導指揮,問題將層出不窮!唯有具體有效排除軍人干政,才能確保軍隊國家化,而本憲將提升我國軍人成為全人類最值得尊敬的軍人,保證軍人不得干政。

[8] 任何投票都有黨派高度政爭,身為三軍最高統帥的總統自應以身作則,就職宣誓完全脫離黨派及政黨活動,擔負帶領國家及人民走向人類自由民主憲法秩序的神聖責任。

[9]投票義務是自由的代價。為什麼要強制投票(Compulsory Voting)?(1)投票是義務,就像繳稅、受教育等;(2)學習政治參與;(3)更精確反映民意;(4)施政應該考量所有民意;(5)參選人能專心在政策辯論上,而不僅僅只是在催票;(6)實際上並非強制,因為是秘密投票,選民還是可以有「不選」的選項;(7)參選人不需發放走路工賄選;(8)改善資源分配與利用;(9)消弭選舉是有錢人的遊戲,抵消金錢的影響;(10)預防貪腐,等選民受害夠深才出來投票的話,社會創傷已經造成;(11)打破大黨壟斷分贓;(12)削弱意識型態綁架,大家都投票,將會完全改變這個國家的政治命運。

[10]參見《德國基本法》§24:國家主權轉讓,為維護和平,聯邦得加入互保之集體安全體系;為此,聯邦得同意限制其主權,以建立並確保世界…持久和平秩序。

[11]參照《德國基本法》§24:國家主權轉讓。

[12]各國投票登記制度,參見【附件表10】。

[13]本憲主張之選舉役,是指60歲以下免服兵役之公民,每年有義務服民主投票役一天。

[14]役男服役之勞力可轉化為你我深化民主之政治資源,服民主役之役男參與政治工作,等同於活用國家財政成本,其理由在於自由民主需要付出人力成本,若能使役男服民主役,使其投入民主政治,減少政策錯誤,等同於降低財政支出與提升自由民主。

[15] 〈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490號〉:社會役制度的理念是源於基督教及人道主義之所謂「良知拒服兵役」,重視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權及尊重役男不執武器之良知選擇。隨著世界局勢趨於和緩,各國逐漸裁減兵源﹐將裁減下來之兵源轉服「兵役的替代役」─社會役,提供公益及公營事業機構巨大的人力資源,使國家能實質運用人力,以滿足社會需求。

[16]康德明確表示,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因此,所有人都必須把其他人當作人看待,並且任何一個人都值得雍有尊嚴和尊重。康德,李明輝譯《道德底行上學之基礎》,聯經出版社,1990年。

[17]提倡人人參與公共事務,公共事務都有人與你我一同關心,透過你我對民主政治的參與,讓臺灣成為世界民主的模範。「地球村」的世代業已來臨,役男到國際服務,也就如同在一個村子裡服務。提升國民的世界觀,也就提升國家的世界觀。對定位為「世界首都」的臺灣的每一份子,即是基本責任。